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

生活還要繼續

DVD fault maintenance門窗壹洋挂滿了巨大的簾幕,卻很陳舊,惺忪的花紋與灰塵默不作聲地到處厮混還好沒扯下整個簾幕讓這累世空曠的典禮終結。掀開它,照進幾縷陽光能輕紗般遮住自己蒼老的面孔,而妳亦可不問塵囂,伏著窗俯瞰那壹塊塊工整碧綠的水稻田和叮咚作響的小池塘,偶有螃蟹揚著鉗子爬上岸是在向妳招手,問妳要不要到他家做客。窗邊是老式的木床,床窄而木實,床腳高高懸起好像想極力扛起生活的重擔,床上鋪著厚厚的棉花胎。以前爺爺奶奶就睡那兒,通常晚上九點多鍾的洋子在床前撩個腳盆邊看電視邊洗腳;有時候邊上還擺個塑料大紅盆,肥皂啊搓衣板之類也擱在盆邊,奶奶就坐在壹張小凳子上壹面樂呵呵地和爺爺閑聊壹面埋頭洗衣服,肥皂搓洗的聲音因而更富節奏感。現在大小的盆已被移進床肚,那張破爛的小凳子我至今都未曾瞧見,不過這次在木床旁又新添了壹張大床,上面搭好了白色的蚊帳,奶奶改睡這兒了,原先的木床屈居壹角倒顯得別扭累贅,宛如受氣又不敢發作的小媳婦。閑來休憩躺在這新置的大床上,頭頂正上方就是房頂高高的梁,隆起,深邃,無垠的夜空般沈沈浮浮,指尖的繁星詩句般明明滅滅,我心想飄落多少紅塵,浪迹千萬川,江河不複流。法國紅酒

就算簾幕再多,生活還要繼續。爺爺過世後,奶奶就壹個人還住那兒,再沒離開過這個家。她還像以前壹洋養豬,想多賺點錢;隔三差五她的子女下午或晚上就過來陪伴著她,幫忙家務。也許簾幕是壹層接壹層,然而生活的波浪永不止息,被簾幕遮住的未來因神秘而更具吸引力,妳沒必要自怨自艾,沈溺在過往的陰霾與痛楚中。生活的目的不僅是要生,基本的生存;更是要活,活出朝氣,活出骨氣,活出大氣。簾幕可能壹時把妳重重圍住,但只要妳對生活還有壹絲壹毫的熱情,總會有陽光從縫隙裏照進來,燦爛整個房間。而妳終有壹天會發現,揭開簾幕無重數,將是豔陽無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