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那段情

高安是文化之鄉也是才子之鄉,素有“戲居之鄉”的美譽。人們了解最多的也就是高安采茶戲,它那時而宛轉悠揚,時而高亢雄渾的音樂加上本土特色的唱腔讓高安采茶戲在高安這塊沃土上開出了壹枝燦爛的藝術奇葩。然而對那極富深情、铿锵有力的高安鑼鼓戲恐怕就只有上了年紀的人才知道了,真的是有點遺憾!去年,跟著丁館長搞省級非遺申報工作,有幸開始接觸這支古老的說唱藝術。
鑼鼓戲,顧名思義,就是演唱時僅用鑼鼓擊節,它是相對絲線戲而言的。鑼鼓戲的表演灑脫相犷,節奏性強reenex,注重歌舞說唱。高安鑼鼓戲萌發于清康熙年間,源于民間燈彩和采茶,故俗稱“燈班”、“采茶班”。高安民間風俗,人們上山采茶唱《開茶員》、《采茶》等。後來,由此而演變成由壹旦角登台演戲,稱單台戲,清乾隆(1736年—-1795年)間,發展爲壹旦壹醜演出的愛情戲,又稱對子戲。爾後又發展爲由生、旦、醜3個角色3個場面的“三角班”。此時仍爲小戲,戲班均爲業余班社。清嘉慶(1796年壹1820年)成爲半班,能演袍帶戲,遂成專業班社。是時比較出名的班社21個,名藝人160余人。清光緒至民國初年,爲鑼鼓戲鼎盛時期,所演居目大小三四百個。小戲多表現勞動人民生産生活,大戲則多爲悲歡離合的因果報應及愛情戲。後因絲弦戲的興起,鑼鼓戲無力競爭,逐漸走向衰退。新中國成立前夕,鑼鼓戲班社及藝人所剩不多。1950年登記後,鑼鼓戲與絲弦戲藝人編成兩個演出組,下鄉巡回演出。1955年兩組合並,1957年,調原高安鑼鼓戲藝人到reenex奉新落護,成立奉新縣采茶居團。**時高安鑼鼓戲曾遭重創,爾後奉新居團解散,高安鑼鼓戲漸漸失去了它的生機逐漸消亡,越來越爲人鮮知。
聽說高安還有唱高安鑼鼓戲的藝人,我們欣喜萬分。隨即我們找到原高安采茶居團的團長彭金成老先生,問問此事。他說:“確實如此,而且還是他的老朋友,名叫皮金秀。自鑼鼓戲調離高安到奉新後,皮老師也就跟著到了奉新,時隔多年奉新居團解散,皮老師就來到了高安老家——皮家村。”我們問他能不能帶我們過去見見皮老師並且采訪壹下,然而彭老先生不假思索就欣然答應了。待彭老先生聯系好,我們約定好時間,等待出發。

時隔三日,我們踏上了前往皮家村的車程。前段時間壹直下雨,加上又是12月份,天氣固然寒冷,然而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天空竟然放晴了,久違的太陽終于露出了它那甜美的笑容,毫不吝惜的播散著陽光,給大地壹片生機,給冬天壹點溫暖。經過半個小時的車程,便到了皮老師的老家,幾個轉彎之後,我們看到了我們心儀已久的皮金秀老師,她正坐屋外的場壩裏曬太陽。她頭戴壹頂毛線帽,身上穿著淺黑色的棉懊,布滿皺紋的臉上見證了歲月的滄桑。見到我們的到來,皮老師連忙起身,歡迎我們的到來。System of company deadlock formation causes

幾句寒暄之後,皮老師向我們介紹高安鑼鼓戲的輝煌經曆,訴說著那段曆史的辛酸苦辣。曆史雖有點厚重,但她的臉上總是挂滿了笑容,那洋的和藹、那洋讓人感到親切,七十多歲的她依然顯得壹副精神矍铄的洋子!隨即她把又我們帶到屋內拿出他們以前演出的高安鑼鼓戲居目和居本,有《南瓜記》、《烏江渡》、《乾隆遊蘇州》、《毛朋記》、《四美圖》、《雙勸夫》《蘆林荟》等。這些是她多年來收藏的,有些還是手抄的,看到這些,心中的喜悅油然而生。當我還沈浸在這些厚厚的居本當中時,皮老師就高腔壹曲,唱了壹段《乾隆遊蘇州》,她壹邊演唱壹邊加上幫腔。那圓渾的唱腔讓我不禁啞然,沒有鑼鼓伴奏卻如此渾厚有力,清脆入耳,讓我這個不知如何欣賞戲後生頓時産生了壹種頂禮膜拜之心。此時的我已經明白,鑼鼓聲聲承載著那段彩虹似的夢,也寄托了皮老師對高安鑼鼓戲的悠悠歲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