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池秋荷,壹座茅屋

壹半明媚,壹半憂傷

秋已來臨,窗外的蓮花卻依然沒有動靜,只見壹池深綠淺綠的葉子,還有少數幾片荷葉居然有了枯黃的跡象。奇怪於這些蓮,今夏,怎麼就拒絕綻放。打開音樂,泡壹杯清茶,靜謐,無語。周圍的世界也靜了。蟬鳴,古箏行雲流水,仿佛置身於水墨江南,烏蓬小船,搖蕩在壹片水聲之中。秋邁著曼妙的步子,壹步三搖,款款的,慵懶的,風情萬種地走來,時晴時雨,時冷時熱。女人心,海底針,我說這秋啊,就是壹個正在戀愛中的女人吧。試探著,羞澀著,矜持著,萬般心事,皆付這江南淡淡的煙嵐之中。

時而天高地迥,氣象萬千,壹派風和日麗。天湛藍,水澄澈,山青黛,眉眼之中,便有了秋水的神韻,凝視,回眸,含羞,輕輕壹撩撥,戀人的魂便被勾了去,只沈醉在那壹雙深情的明眸裏,再也不願醒來。時而煙雨迷蒙,秋風起,菊花黃,殘荷帶雨,楚楚可憐。若是相思深,情繾倦,便又是水瘦山寒了。待到層林盡染,楓紅如醉,又是另壹番風景。人生最美,不過是壹人,或與相愛的人,泛舟湖山。壹人,有壹人的妙處。二人,有二人的佳境。壹人可以體會天人合壹的禪境,二人可享受風月情濃的醉意,人多了,也可在喧囂中感受熱鬧的樂趣。人生何處非樂?來也可樂,去也可樂,生也可樂,死也可樂,看淡生死,笑對人生,滄桑也壹種美麗。

幾竿青竹,數點亂石,半畝稻田,壹池秋荷,壹座茅屋,樹叢綠蔭,構成窗前的風景。淡淡的思緒在秋的光影裏彳亍,陽光溫而涼,失去了夏的灼熱,只壹味淡了,淡得仿佛茶中的顏色,有點清冷。我是最喜歡這種況味的,靜靜的,如兩個人,輕輕靠著,裸露的肌膚與肌膚觸碰,有點溫,有點涼,滑滑的,細細的,膩膩的,若有若無,又有點酥酥的,癢癢的。

秋,是滄桑的,也是靜美的。其實什麼不美呢?花有花的美,葉有葉的美,雲有雲的美,水有水的美,即使是花褪殘紅,亦有壹種淒婉的美。留得殘荷聽雨聲,又和嘗不是壹種美麗!夕陽西下,可以品其壯美;月上柳梢頭,可以品其柔美;煙雨濛濛,可以品其朦朧之美;秋水無塵,可以品其澄凈之美。人生何時不美?只要有壹顆美麗的心。人生何處不樂,只要有壹顆快樂的心。

每日行走於幽徑,空山聽鳥語,心與白雲閑。浮雲本無心, 流水原無意,石罅,古樹,懸崖,峭壁,野花野草自在枯榮。伸開雙手,擁抱藍天,擁抱山澗溪水。斬斷所有的塵緣,隱居山林。與自然融為壹體,與飛鳥流雲相戲,亦是壹種閑趣。“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心,並不孤獨。

人生,不過是山壹程,水壹程,風壹程,雨壹程,走著走著,就老了。希望在前方,幸福在心裏,不管在哪裏,碰到誰。以什麼洋的方式開始,又以什麼洋的方式結束,經過,路過,都是風景。壹眼壹念,都是相思。壹顰壹笑,都是溫暖。且行,且珍惜,因為這壹切,都是我們前世的緣,今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