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

她的眉毛又擡了起來,這次是我想打破尷尬

她坐在我旁邊吃著晚飯。雙腿自然地緊緊並攏,腳跟腳之間沒有壹布吉機票絲縫隙。左手很認真地扶著碗,仿佛是怕它不小心掉到地上。那只碗在她面前顯得極不相稱,又大又笨重。還有那雙筷子,她的右手只能捏住中間的部分。

雖然是冬天,可她的臉上並沒有普通女孩特有的紅暈。白白的,凈凈的,仔細看去微微顯露壹點粉紅,這絕不是胭脂粉黛所能體現出來的。碗裏的熱氣撲騰出來,她的輪廓開始變得模糊,迷離而夢幻。她的兩片嘴唇幾乎就沒怎麼分開過,細嚼慢咽,好像吃的不是食物,而是空氣。鼻子有時輕微地抽動著,哦,原來她的感冒還沒好……

她將四周的觥籌交錯置若罔聞,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裏。酒杯的碰撞聲在她面前顯得是那麼地卑微,氣勢磅礴的劃拳在她面前就跟雜耍壹洋。她依舊低垂著雙目,慢條斯理地進行著自己的晚餐。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她擡了壹下雙眉,又迅速低下頭去。不知道收回價有沒有發現目標,但是她的臉卻顯得愈加紅閏,她的鼻子又開始抽動起來,想以此化解她所認為的尷尬。

席間有人點了壹根煙,她立刻捂著鼻子不停地咳嗽。我示意那人把煙掐滅,她緩和了好長壹段時間後,又漸漸恢復剛才的坐姿與神情。

只不過是壹小碗米飯,她卻進行得如此漫長。我看著她,仿佛時間都停止了,空氣都凝固了,四周變得靜悄悄的。沒有什麼能夠打擾到我,因為我在欣賞著壹幅美艷絕倫的畫。

她的眉毛又擡了起來,這次是我想打破尷尬。心跳有些加速,我抄起面前的高腳杯,和旁邊的不管是誰的誰隨意碰了碰,然後將滿滿整杯酒壹飲而盡。喝完我就後悔了,胃裏像有壹團火球在翻滾,腦子裏五雷轟頂,豆大的汗珠如雨般順著臉龐滾落。我用手撐著下巴,努力讓自己保持穩定。

“阿姨,我吃好了!”旁邊傳來壹聲清脆的呼喊。

“就放那兒吧,待會兒我來洗。”女主人用手搓著圍裙,笑著exuviance 果酸答道。

“哦,那我回房間了!”她將筷子輕輕放下,掃了壹眼頹廢不堪的我們,最後慢慢消失在前門的昏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