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微語

細雨迷蒙的清早翠崗公園,雨打花香撲鼻,枝纏葉茂秘語。有長者擴胸、壯年壓腿、伴侶起舞……微雨中,清風起,時光靜好,歲月無恙!

我非文人騷客,亦非堅不可摧蓋日月,風雨無懼臨寒邪,隻不過昨日午後一大杯咖啡下肚,興之所至,於是落得個淩晨兩三點入眠,清早七點便被“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叫醒的結局!爬起方知窗外正細雨碎時光,撐起那把能遮得住四個人的巨傘,穿過匆匆行人,又遇那一地落花!曾與朋友探討這一地落紅是否就是允禮送給甄嬛但被移進葉瀾依宮裏的合歡花?花寄相思,亦傳情,未知是合歡還是合憾,但總會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花飛花謝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遊絲軟係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爾今死去儂相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濺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雖及不上黛玉才情感天,貌令花羞,但總感命途歸同,花落、人亡,或遲、或早!

暫且放下這一地的落花,再看看翠崗公園那冬天裏的滿園春色,宜景、宜情、宜性,為什麽不能是毛潤之的《沁園春•雪》呢?“……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許是今朝英雄何其多,而渺之如我,學不會蠅營狗苟,做不到“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遂,乘著現世安穩,靜做於世無害,於人無爭的凡俗小女子吧!

已生凡世人,但修凡塵福:多運動,為得一副無病、無痛、不脆弱的好身體;多看書,為充一件無實、無果、不豐盈的空皮囊;多說善言,為修一世無懼、無畏、不愧悔的好德行;多為善事,為求一生無災、無難、不淒涼的好福氣。

如果有來世,我願生做一條狗,一條安靜的大白狗,跟十一年前陪著我的那條一模一樣的大白狗,而他亦剛好轉世為人,那麽,我一定能嗅出他的味道,蹭到他麵前,從此相伴、相護,如同前世……不要懷疑我的真誠,如果你也像我一樣人生第一次被嗬護的感覺是來自一條狗,如果在你最脆弱、無助、驚恐的時候,陪伴你的也隻有這一條狗,他也陪你入眠、聽你心事、護你安全,那麽你會像我一樣、一樣的真誠……

恍恍惚惚也到了上班的點兒,遊離的思緒該聚攏回來了,攆走這半夢半醒的囈語,換回平日在漂洋過海的電郵麵前的神清氣爽,開啟一天的忙碌模式……

原文地址:https://www.sanwen8.cn/subject/axglyi.html